矿产业,顾名思义,是以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利用和保护为主要内容的产业,一般称之为矿业。按传统的认识,矿产业主要指矿产资源开采,即采掘业,以及为采掘业服务的地质勘查业(地质找矿),自可持续发展的理论观点被社会普遍接受,并且成为基本国策之后,矿产业延伸至矿产资源的利用、矿山地质环境的保护等领域。

 

 

  党和政府提出的合理开发、综合利用、保护环境、绿色矿业等政策思想,已经从政策层面上对矿产业历史经验做出了精辟的总结。本文仅沿着我省地质找矿业和采掘业的发展轨迹,从认识论的角度,试谈我省矿产业发展的历史经验。

 

 

一、云南矿产业历史回顾

 

 

  云南具有优越的成矿地质条件,矿产业历史悠久,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云南就开始了产铜的历史。享有“世界锡都”美誉的个旧锡矿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从春秋至两汉时期,云南对铁、铜、银的采掘冶炼有了很大的发展,东汉王莽执政时期,云南朱提银已成为全国通用银币之一。从明代起,中央政府即在云南会泽冶铜铸钱,从乾隆二年(1737年)至清末,全部制钱以滇铜铸制。民国初期和抗日战争时期,云南矿产业有一定程度的发展。

 

 

  全国解放后,云南矿产业有了飞速的发展,经过一代人的艰苦奋斗,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云南已经建成了包括地矿、有色、煤炭、核工业、建材、化工等部门的地质勘查队伍和以测绘、地质、采矿、选矿、冶炼为主要专业的昆明工学院、昆明冶金工业学校、昆明地质学校、昆明冶金设计院、昆明贵金属研究所等大中专院校和科研机构,建立了东川矿务局、易门铜矿、会泽铅锌矿、小龙潭煤矿、一平浪盐矿、昆阳磷矿等骨干矿山企业,以及昆明钢铁厂、云南冶炼厂等冶炼企业。初步形成了包括地质找矿、采矿、选矿、冶炼、科研、大中专院校在内的云南矿业产业链。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云南矿产业与其他行业一道,实行改革开放,经过又一代人的努力,云南矿产业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地质勘查队伍实现了事企分立,组建了主要从事公益性地质调查和战略性矿产勘查的云南省地质调查局,地质工作实现了公益性地质调查与商业性矿产勘查分体运行,大量民营资本投入矿产勘查,煤、铁、铜、铅、锌、锡、金、银、铝土矿、镓、磷矿等矿种新增探明储量超过消耗的储量,保有资源储量稳中有升,提高了矿产资源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保障程度。国有矿山经过重组、改制,形成了以云南铜业集团、云南冶金集团、云南锡业集团、云南煤化集团、云天化集团等矿产业龙头企业。以蒙自矿冶有限责任公司、祥云飞龙实业有限公司、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德胜钢铁有限公司、云南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为代表的民营矿冶企业迅速掘起,成为云南矿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云南矿产业已形成了地勘、采矿、选矿、冶炼、加工、设备制造、设计、科研、教育、销售其本配套、门类齐全的综合体系。有色金属采选冶能力在全国处于较先进水平,磷化工、有色金属、贵金属的科研开发能力在全国也居前列,其中锡选冶技术、湿法磷酸技术、贵金属加工技术在全国领先。以“西南三江铜银金多种金属成矿系统与勘查评价”为代表的地质找矿成果和其他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生产力。矿产业已毫无争议地成为云南的支柱产业之一。在股票市场上,云铜股份、驰宏锌锗、云锡股份、云铝股份等云南矿产业中的上市公司表现不俗。

 

 

二、地质找矿是一个高风险产业

 

 

  矿产资源是在漫长的地质年代中,通过地质作用逐步富集各种有用元素(组分)而形成的,能为人类利用的自然资源。地质找矿则是发现这些沉睡在黑暗的地壳中的矿产资源,使之能为人类服务。地质找矿是一种充满风险的探索性实践活动。地质找矿的风险在于:地质找矿实践的对象——矿产资源是一个不以人们的意志而存在的客观实在,人类对矿产资源赋存载体——地质体、地壳、地球的认识还没有完全取得真理性的认识,用一句通俗的话说,人们是在对地球“一知半解”的情况下从事地质找矿活动的,这种风险,一般称其为地质风险。地质找矿的风险还在于:地质找矿是一种经济活动,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资金,无论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这种投入都要记账,都是社会其他领域创造的财富的消耗,都要从其投入中获取经济回报。不同的是,计划经济,由国家代表社会支付找矿费用,并代表社会安排找矿成果的使用,或者承担找矿损失。国家获取地质找矿的经济回报是间接的;市场经济则是由投资人直接支付找矿费用,并直接承担找矿风险,或者直接享有找矿成果,地质找矿还有一个风险:找到的矿产资源不能为社会所利用,或者不能为当时的社会所利用,即业内人士所说的找到一个“呆矿”。比如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前苏联专家指导下找到的某地镍矿,因矿石选冶性能较差而形成“呆矿”。在市场经济中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找到“呆矿”的情况。因为在市场经济中,找矿投资人直接承担找矿风险,找到的矿不能为社会所用,投资人是不会继续投资的。但在某种情况下,比如勘查初期经济形势很好,但到勘查工作结束时,经济不景气,该矿已无开采价值。后两种风险同属经济风险,是经济风险的两个方面,一是投资风险,二是产出风险。

 

 

  由于前述这两方面的风险同时作用于地质找矿业,其风险一般要高于其他产业。正因为地质找矿的风险太大,国家将地质工作划分为基础性地质调查和商业性矿产勘查。将地质找矿工作必不可少的环节——区域地质调查纳入基础性地质工作,由国家出资完成,提供全社会使用。以减少商业性矿产勘查的风险。

 

 

三、矿产业在市场需求的促进和可采矿产储量相对不足的制约双重作用下曲折地发展

 

 

  明清两代,中央政府需要云南的铜用于制钱筹币,促进了云南铜业的发展,民国时期,国家需要云南的锡用于换汇,促进了云南锡业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要实现工业化,对云南矿产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几十年来,重点发展云南有色金属和磷化工。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云南矿产业很快融入世界经济,在2002年开始的新一轮经济高涨中,云南矿产业飞速发展。

 

 

  矿产业的基础是保有可采储量,因保有可采储量不足,东川矿务局不得不实行破产改制,原与昆明市同级别的东川市也不得不降格为昆明市的一个区。其他如易门铜矿、一平浪盐矿一批矿山也因资源枯竭而宣告破产或者关停。个旧锡矿、会泽铅锌矿也曾一度陷入资源危机之中,后因深部找矿有大的突破,才又一次焕发出新的青春。

 

 

  在今后若干年中,中国和第三世界主要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对矿产品的需求将保持一个较高的水平,制约云南矿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仍将是保有可采储量相对不足。

 

 

四、与国际接轨的矿业权制度和正确的产业政策,对云南矿产业的发展起到重大推进作用

 

 

  在世纪之交,发生了两件对矿产业影响深远的大事,一是从1998年起,正式施行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与依法转让制度。采矿权有偿取得与依法转让则是在法律制度层面上,建立了与其他市场经济国家大体相似的矿产资源管理制度,为我国矿业经济的发展和融入世界经济提供了法律保障。二是自20011211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以一个开放的市场经济国家身份,参与世界经济交流。同期,云南主要国有矿山企业完成了重组改制,实现了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有企业向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公司制过渡。这次国有企业重组改制,实质上是一次资源整合,是通过法制形式,将优势资源向优势企业转移的一次成功运作。这次重组改制,为云南矿业迎接新一轮经济高涨做好了组织准备,而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与依法转让制度的实施,以及我国加入WTO,则为云南矿业迎接新一轮经济高涨提供了法律制度上的保证。

 

 

  在自2002年开始的新一轮经济高涨中,云南矿产业抓住机遇,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调整了矿产业内部的价格形成机制,矿产业的利润迅速流向采掘业,促进了采掘业的发展,积累了大量的资金,支持冶炼业的技术改造,促进了矿产业全行业的协调发展。

 

 

  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战略的实施,为解决云南矿产业可采储量相对不足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的渠道。

 

 

  云南省首创的矿产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推动了全国矿产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改革,为平衡矿业开发中各方利益相关者的关系,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五、“绿色矿业”是未来矿产业的必然选择

 

  “绿色矿业”是一个崭新的概念。“绿色矿业”的“绿色”两字,来源于世界环保组织徽记中的绿色。意思是开发矿业要与环境保护相协调,不能因为开发矿业而使环境质量下降,在开发矿业的过程中,要尽可能地保护和恢复当地的生态环境。

 

 

  由于采矿活动造成的矿山次生地质灾害,对地表植被的破坏,尾矿库溢流对下游的污染;由于矿产品选、冶对空气、水的污染等,是矿产业对自然环境的主要破坏形式。因此,对矿山地质灾害的防治、矿山植被恢复、尾矿库的设计、建设等,目前已经纳入政府对矿山企业的监管重点,把节能减排作为衡量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指标进行考核。

 

 

  但是,由于矿产开发对自然环境破坏,造成环境恢复的欠帐过多,云南省人民政府制定了包括收取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在内的一系列措施,用于对矿山地质环境的防治、恢复。以云南磷化集团、祥云飞龙集团、驰宏锌锗等矿山企业的领导为代表的矿业界有识之士认识到,今后制约矿产业发展的因素除了保有可采储量相对不足之外,环境因素将会成为制约矿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他们自觉地从现在开始,从本企业开始,致力于矿山地质环境的恢复,做出了显著的成绩。部分矿山用地植被得到恢复,先进冶炼企业的选冶实现了污水零排放。

 

 

  “绿色矿业”任重而道远,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需要经过一两代人的不懈努力,才能真正建设起本原意义上的绿色矿业。

 

 

六、培养和聚集矿业人才,是云南矿产业保持先进科技水平的首要条件

 

 

  云南对矿产业专业技术人员的正规学校教育起步于清末,1910年昆明开办了第一所高等工矿学校,1923年东陆大学成立,设采矿冶金系,培养矿产业专业人员,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在云南从事地质找矿的科技人员仅20余人,全省冶金厂矿仅有专业技术人员110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从全国各地调集包括地质、测绘、采矿、选矿、冶炼等专业的技术干部入滇工作,并组建昆明工学院、昆明冶金工业学校、昆明地质学校、昆明第一工业学校等以培养矿产业各种专业人才的大中专学校,同期,还建立起一大批技工学校、职业教育学校,形成了矿产业多学科、多层次人才教育体系。

 

 

  这些院校的毕业生,很快成为我省矿产业的技术骨干,有的成为地勘单位和矿山企业的领导。云南省唯一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项目的领头人——现云南省地质调查局局长李文昌就是毕业于昆明地质学校。

 

 

  在云南矿产业工作的科技人员,不仅有云南本省培养的,也有国内其他省区院校培养的,他们共同为云南矿产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在人才培养教育上,云南省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同时,也有一些教训,除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停课“闹革命”之外,就是在矿产业低谷期1998年,将全国重点中专——昆明地质学校改为旅游学校,把开办四十多年、积累了大量的地质专业师资、设备,拥有全省规模最大,品种最齐全的矿石标本库闲置起来,不能不说是一种矿产业教育资源的浪费。近年,从发展矿产业的角度出发,云南省旅游学校(原昆明地质学校)已经接受了市场信号,逐步恢复了地质找矿有关专业的教育工作。

 

 

  云南矿产业2000余年的发展史,留给我们的经验很多,留待今后研究的问题也很多,需要在今后矿产业发展中逐步解决。这里用毛泽东《实践论》中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以至无穷”来结束本文。

 

 

参考资料:

《云南省志•地质矿产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71月出版)。

《云南省志•冶金工业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5月出版)。

《云南科学发展探索》,车志敏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84月出版)。

2007年云南省矿产资源年报》(云南省国土资源厅,20085月印刷)。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云南陆缘衡矿业权评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3
 网络备案号:滇ICP备09006713号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